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亦舒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亦舒  

作家

亦舒,原名倪亦舒,兄长是香港作家倪匡。亦舒于1946年生于上海,祖籍浙江镇海,五岁时来港定居,中学毕业后,曾在《明报》任职记者,及担任电影杂志采访和编辑等。现为专业作家,并已移居加拿大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女孩子的身价  

2006-11-14 10:05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但是我与J并没有闹翻,一半是我自己不好,谁叫我跟他回家喝咖啡呢?他以为暗示已经成功,一切可以圆满解决。但是我着实对他冷淡了好些日子。J是该死的一杯水主义。我这样骂他。“没奈何,被鬼妹宠坏了。”J说,“唉!”什么道理?我不知道,直到跟J及哥到他们的舞会去过,才知道为什么。那天J带着我,哥没有舞伴,舞会是他们那个系庆祝足球赛得奖举行的。车子到大堂正门口,我们下车,只看见大堂门口站满了鬼妹,她们并没有男伴,但化好妆,穿着七彩缤纷的夜礼服。我
问J,不是不惊异的:“她们等什么?”话还没说完,J还来不及答我,哥这个坏人已经扬起一只手,他随便向鬼妹群中指一指:“你,你,你,你!”被哥指中的鬼妹马上欢呼一声,拥向前来,嘻嘻哈哈,跟着哥进去了。我看得目瞪口呆,我问J:“干吗,这是干吗?”“你哥哥在挑舞伴呀!”我犹自不明白:“挑舞伴?他认识她们?她们等他?”“根本不需要认识,这班女孩子等在门口,因为没有我们这系的男伴带入场,她们不能进大堂,但是她们又贪玩,于是化好妆在门口等机会。”J向我眨眨眼
但是我与J并没有闹翻,一半是我自己不好,谁叫我跟他回家喝咖啡呢?他以为暗示已经成功,一切可以圆满解决。但是我着实对他冷淡了好些日子。
J是该死的一杯水主义。我这样骂他。
“没奈何,被鬼妹宠坏了。”J说,“唉!”
什么道理?我不知道,直到跟J及哥到他们的舞会去过,才知道为什么。
那天J带着我,哥没有舞伴,舞会是他们那个系庆祝足球赛得奖举行的。
车子到大堂正门口,我们下车,只看见大堂门口站满了鬼妹,她们并没有男伴,但化好妆,穿着七彩缤纷的夜礼服。但是我与J并没有闹翻,一半是我自己不好,谁叫我跟他回家喝咖啡呢?他以为暗示已经成功,一切可以圆满解决。但是我着实对他冷淡了好些日子。J是该死的一杯水主义。我这样骂他。“没奈何,被鬼妹宠坏了。”J说,“唉!”什么道理?我不知道,直到跟J及哥到他们的舞会去过,才知道为什么。那天J带着我,哥没有舞伴,舞会是他们那个系庆祝足球赛得奖举行的。车子到大堂正门口,我们下车,只看见大堂门口站满了鬼妹,她们并没有男伴,但化好妆,穿着七彩缤纷的夜礼服。我
我问J,不是不惊异的:“她们等什么?”
话还没说完,J还来不及答我,哥这个坏人已经扬起一只手,他随便向鬼妹群中指一指:“你,你,你,你!”被哥指中的鬼妹马上欢呼一声,拥向前来,嘻嘻哈哈,跟着哥进去了。
我看得目瞪口呆,我问J:“干吗,这是干吗?”。“为了跳舞受这种屈辱?”“阿宝,各人的看法不同,你认为是屈辱,她们觉得玩玩无所谓。”J蛊惑地笑。我差点儿晕过去。竟有这种事?而且这些女孩子还都是学生,长得又好,这么自轻自贱,我只见哥每人买一杯汽水,她们已经眉开眼笑。天啊!谁在英国开舞厅,一定吃西北风。
“你哥哥在挑舞伴呀!”
我犹自不明白:“挑舞伴?他认识她们?她们等他?”
“根本不需要认识,这班女孩子等在门口,因为没有我们这系的男伴带入场,她们不能进大堂,但是她们又贪玩,于是化好妆在门口等机会。”J向我眨眨眼。问J,不是不惊异的:“她们等什么?”话还没说完,J还来不及答我,哥这个坏人已经扬起一只手,他随便向鬼妹群中指一指:“你,你,你,你!”被哥指中的鬼妹马上欢呼一声,拥向前来,嘻嘻哈哈,跟着哥进去了。我看得目瞪口呆,我问J:“干吗,这是干吗?”“你哥哥在挑舞伴呀!”我犹自不明白:“挑舞伴?他认识她们?她们等他?”“根本不需要认识,这班女孩子等在门口,因为没有我们这系的男伴带入场,她们不能进大堂,但是她们又贪玩,于是化好妆在门口等机会。”J向我眨眨眼
“为了跳舞受这种屈辱?”
“阿宝,各人的看法不同,你认为是屈辱,她们觉得玩玩无所谓。”J蛊惑地笑。
我差点儿晕过去。竟有这种事?而且这些女孩子还都是学生,长得又好,这么自轻自贱,我只见哥每人买一杯汽水,她们已经眉开眼笑。天啊!谁在英国开舞厅,一定吃西北风。
但是我与J并没有闹翻,一半是我自己不好,谁叫我跟他回家喝咖啡呢?他以为暗示已经成功,一切可以圆满解决。但是我着实对他冷淡了好些日子。J是该死的一杯水主义。我这样骂他。“没奈何,被鬼妹宠坏了。”J说,“唉!”什么道理?我不知道,直到跟J及哥到他们的舞会去过,才知道为什么。那天J带着我,哥没有舞伴,舞会是他们那个系庆祝足球赛得奖举行的。车子到大堂正门口,我们下车,只看见大堂门口站满了鬼妹,她们并没有男伴,但化好妆,穿着七彩缤纷的夜礼服。我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